场外配资屡禁难止:多家平台疑似跑路 投资者难维权

  • A+
所属分类:股票配资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豪赌”场外配资:没有输给市场,却输给了平台

场外配资屡禁难止,夸大宣传、高杠杆诱惑、“皮包公司”等均是套路;多家平台疑似跑路,监管层高度关注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在QQ上搜索“场外配资”,有数百个相关群。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股票配资QQ群中,有多个帐号不时发布与股票配资、融资融券等相关的招商信息。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一位投资者发来的向配资平台打款的截图。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没有输给市场配资门户,却输给了平台。”一位遭到配资平台“跑路”的投资者说。

一边是极具诱惑力的宣传,一边是受害人的血本无归。近期,包括广东贝格富在内的多家配资平台被曝跑路等问题。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4月16日表示,证监会高度关注资本市场场外配资情况,坚定不移地严打违规违法的场外配资行为。证监会提醒投资者远离场外配资。

尽管监管始终未放松,但场外配资仍屡禁不止。记者在网上看到,配资方仍然活跃,都称自己合规。

有消息称,深圳证监局近日举办北京辖区期货公司分支机构监管工作会议,会上指出要防止固守场外配资,监管部门正在开发一套监控场外配资的软件。

此前已有投资者损失过千万。业内人士提醒,场外配资不仅违背规定,且一旦发生纠纷,维权成本会非常昂贵。

赌徒态度

“没有输给市场,却输给了平台”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科创板来了,对市场太看好,经历了如此长时间的股灾,都想多点资金进去。结果没有输给市场,却输给了平台。”一位在场外配资平台贝格富上配资十余万元的投资者慨叹。

这位投资者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年1月,他在网上看到一篇关于海南贝格富的报导,搜了一下这家公司后,发现好多条信息都显示海口贝格富是一家有实力的公司。他在1月充了2万元,过了五天就提下来了。随后又在4月初分别充了5万元、4万元进行配资,但仅一个清明节以后,想找平台提现时,发现贝格富处于失踪状态,也联系不上客服。

平台跑路、客服失踪,已成为参与配资的投资人的心头刺。

来自北京的配资客小胡(化名)告诉记者,早在2017年,他就险些经历一次配资平台跑路。“(配资平台的)客服告诉我,如果不信任平台的话,可以先用少一点的钱试试看。想着配资之后假如股票涨了会赚不少,所以拿出来了几千块,大概一个多星期,挣了钱以后提现的时侯没有任何妨碍。之后就相继投进去三四万块钱。”小胡表示,变故就是发生在这个时侯,在投进去三四万以后,先是客服几次拖延提现的要求,并诱导他继续投入更多资金,他再向客服提出提现要求时,客服就极少能取得联系。

小胡回忆,“当时太着急,后来我联系到她们,多次沟通,在表示要报案处理后,平台退回了我的‘本金’,算是有惊无险要回去了钱”。

小胡称,此后太长时间,他都不敢再碰配资,最近面对低迷的股市,他又一次萌生了场外配资的念头,“我还在选购平台,在投资前至少要去公司实地考察,这样应当会靠谱一些”。

不少配资客经历过一夜之间从暴富到两手空空。

一位2015年就开始参与过配资炒股的资深散户感叹,“金融市场从不缺暴富的神话,也从不少绝望的死亡”。2015年他曾通过配资平台配资炒股,“最开始没敢放太多钱,后来赚了一些钱以后就放开了,就像是在赌场一样,几周以后,股票就巨亏惨烈,之前赚到的钱亏到归零还负债累累”。

投资人唐先生告诉记者,他也曾考虑过配资炒股的方式,但最后还是舍弃了这个看法,“拿着自己的钱去炒股,亏了挣了都是自己的钱,借钱就不一样了,无论是配资炒股还是配资炒证券,赌赢了,就弄成了人生赢家,那万一赌输了呢?”

对于进行场外配资的意图,一位炒股近10年的老散户剖析,“券商的两融业务要求高,而且杠杆比列低,开通券商的融资融券业务须要不高于50万的个人资产,但场外配资只要你想,5倍、8倍、甚至10倍的杠杆都可以达成,而且没有对于个人资产的硬性要求,只要投资者有这些需求,基本都可以实现。所以虽然一些配资平台要求的费率不低,但仍有抱有赌徒态度的投资者步入”。

爆雷跑路

夸大宣传,高杠杆诱惑,皮包公司?

“10万本息,配资8倍杠杆,利息只要8000元/月”、“国内公认最大实盘配资平台”、“美国华尔街知名投资大师Peter Lynch旗下投资团队洽谈3年共同出巨资创立”、“前身是已有16年历史的配资公司”……

一边是极具诱惑力的宣传,一边是受害人血本无归。

对于场外配资平台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疑似跑路,证监会在4月16日回应称,已第一时间组织核查。经查,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不具备经营期货业务资质。公安机关已接到多名投资者报警,反映该公司涉嫌以场外配资为名施行盗窃。

上述投资者告诉记者,目前未经查证的情况是,投资者受骗最多的有1200万元,另有受骗800多万的受害人早已在广东报警登记。

被证监会点名的广东贝格富是哪些来头?

天眼查显示,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9月3日,注册资金为5000万元,江俊为最大股东,出资3000万元,持股比列为60%,另一股东为庄宇航,出资2000万元,持股40%。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记者查阅广东贝格富的工商信息发觉,尽管其自诩提供专业的金融服务,但该企业属于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公司,经营范围中并无任何股票基金金融服务相关业务。

企查查显示,4月17日,海口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将广东贝格富纳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则经营场所难以联系。

据媒体报导,经昆明交警初查,海南贝格富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为海口市高新区创业孵化中心A楼5层,但实际不在该地址办公。也就是说,这家宣称“出巨资”创办的配资平台,是一家“皮包公司”。

有该平台投资者向记者透漏,海南贝格富法定代表人、最大股东江俊曾是上海贝格富的负责人,2014-2018年期间仍然在上海及附近活动。不过,记者未从工商信息上看见两家公司的股权交集。

一位投资者介绍,投资人在贝格富上进行配资,首先须要在其官网充钱作为保证金,之后可以获得融资,融资所得的钱并非直接划款至投资人的帐号,而是置于由贝格富提供的第三方交易软件中,投资者使用贝格富提供的该软件的帐户密码进行交易、操作。

其向记者展示了交易软件——HOMS钱江版,其称:“目前这个软件中贝格富提供的帐号早已不能登陆,而且,与网站签订的配资合同都是电子协议,网站关了,合同、交易记录哪些都没有了。”

有投资者向记者透漏,目前海口市公安局以涉嫌诈骗罪对广东贝格富立案侦查。

继贝格富后,近日市场又曝出一起配资跑路的消息。综合媒体报导,一家名为“长红配资”的平台遭多人举报,目前网站关掉,交易软件难以登陆,平台客服把投资者的陌陌拉黑。受骗人数已超过37人,涉案总金额已超过1000万元。

公开资料显示,长红配资是北京长红投资有限公司旗下做配资服务的公司,自称“公司内部有着庞大的资深配资团队,团队中的成员都是国内外配资行业中的精英人士,对投资炒股都有着丰富的经验,对风险剖析也非常的到位”。

记者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看见,广州长红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所在地是广州市天河区良乡横岗路1号大院内。公司今年3月21日已被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纳入异常经营,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则经营场所难以联系”。企查查中广州长红投资有限公司的官网地址已难以打开。

记者在苹果APP Store中搜索“长红配资”,未有相关产品;在笔记本端搜索相同关键词,有一个名为“广东长红配资交易软件官网app v1.0”的软件,记者输入手机号预约后,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该页面中还有一个可供下载的二维码入口,但扫描后也是同一个软件下载页面。

根据此前的公开报导,长红配资自称“通过了AAA级企业认证,是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优秀示范企业,中国电子商务协会信用管理委员会会员单位。”不过,记者注意到,中国电子商务协会去年12月已被民政部纳入社会组织严重违规失信名单,并撤消登记。

除了贝格富与长红配资,最近曝出跑路的平台还包括自诩“国内互联网十大配资品牌平台”的忆融速配。据媒体报导,这家坐落广州的场外配资平台无法正常提现,甚至曾虚构高官到场出席其分公司更名典礼。

近日,新京报记者在笔记本上企图登陆其官网,在地址栏输入网站地址后,自动链接为:首都网监提醒您,您访问的网址为虚假、诈骗网站。4月22日,记者用手机登入忆融速配官网,弹窗收到一条平台停业通知:忆融速配官方表示平台停业营运。首页上有一条4月22日更新的信息,称平台所有会员用户帐户余额全部结算完成,用户资金全部成功出款到用户建行帐户上,请查询建行帐号资金到帐情况。

跟踪调查

仍有配资机构顶风作案

尽管行业内刚有平台疑似跑路风波被曝出,但记者日前在多个QQ群看见,做配资“生意”的人仍然活跃。

记者分别联系到两家做配资业务的公司,两公司的内部人员都知晓近日有配资平台爆雷,但称自己公司“曾被证监会审查过”,或有相关背书。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北京一家名为杰创资本的公司,做线下配资业务。据该公司一位人士介绍,现在杠杆做得比较保守,为3-4倍,投资者投的多,公司给配的资金也多。假设投资者投入10万元,公司按1:4的比列出40万,最终共投入50万元炒股。

在行话中,投资者投入的10万元被称为保证金。“10万是要给机构的,作为保证金,面签时带身份证和银行卡,(我们)给你一个50万的帐户,实际上是我们的帐户,在(我们)这里操作,账户密码双方都把握,盈亏都是你来承当。”

账户开立后,双方须要签署合同,设定警戒线和平仓线。值得一提的是,警戒线和平仓线均是针对投资者投入的本息部份,假设警戒线为50%,则代表若投资者投入10万,亏损5万,即触碰警戒线。“亏剩到45万时,你须要往里补保证金,留一个跌停板的距离,如果这时候不补,公司就会强行平仓股票配资平台,并中止合同。剩的钱退给你。”该人士举例称。

如此设置是因为配资方担忧巨亏殃及自有资金。该人士称,现在不做到10倍杠杆的诱因也是这么,“风险很大,假设你出10万,我给你配100万,(所选股票价格)4%、5%的波动可能就到平仓线了,一个涨停想出都出不来,平台的资金也损坏。”

据该人士介绍,公司按配出金额利息约1.5%缴纳,并采取月付方式,月息高低以配出资金的多少决定。

谈及近日广东贝格富平台疑似跑路一事,该人士还表示,“(他们)月息8厘,10倍杠杆,成本都不够,成本起码要1分或9厘。”其还称,线上有很多假平台,投资者要量力而行。

记者在杰创资本官网看见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该公司自称是一家经北京市政府批准组建,并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即将注册登记,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专业投资咨询管理公司。但整个官网并未有一处全称,仅有“北京杰创资本”字样。

随后记者致电该公司官网上披露的客服电话,无人接听,但收到一条谢谢致电北京杰创众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邮件。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该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企业管理、经济信息、教育信息、房地产信息等咨询服务,以及软件开发、会议服务、承办展览展示、市场调查、销售机械设备等,并不包含配资业务。

记者在配资群中联系上另一家线上配资平台的工作人员,其称可以为菜鸟投资者将投资门槛降至5万元。这位工作人员介绍,投资者出5万本息就可以配资,目前该平台可加3-10倍杠杆,不建议10倍,多数在7倍左右,是“根据行情定”,同时为投资者提供免费的个股参考,不会承诺利润。持有时间由投资者自己定,“股票是T+1,就是明天买今天就可以卖。”

在该平台配资有一个前提,即须要在其平台实名开立一个新的配资炒股账户,不能用其他的券商帐户。利息平均在2%以上,与杠杆倍数成正比。如投资者出5万元,5倍杠杆则利息2.2%;若7倍杠杆则利息2.6%。以7倍杠杆粗算,一个月投资者需支付9100元月息。当记者提出这个利息有点高时,该人士称,“(总共投入)40万挣5个点左右(利息)就下来了。”

当记者两次寻问平台名称,表示想先去开一个帐户时,该人士称,“你先考虑,近期也有负面消息,你要先对风险做基本了解,肯定要选正规的公司。”该人士补充称,这是证监会的要求,“证监会前段时间来我们那边审查过,要求和顾客说清楚风险。”同时表示,该平台账户通过三方建行监管。

配资背后

虚拟盘盗窃、分仓功能

4月16日,证监会发言人明晰表示,所谓的场外配资平台均不具备经营期货业务资质,有的涉嫌从事非法期货业务活动,有的甚至采用“虚拟盘”等形式涉嫌从事盗窃等违规犯罪活动。

那么,被监管点名的虚拟盘是哪些?

据业内人士介绍,虚拟盘是依据股票交易规则,基于一种虚拟平台实现股票买卖的炒股手段。虚拟盘交易规则均以现实股市为基础,但又略有区别,例如交易时间、涨跌幅限制等。“比如一些炒股大赛,用的就是虚拟盘的交易形式。”

一般来说,股票配资用户使用的帐户有两种,一种是券商帐户,另外一种是资管帐户,也被称为分仓帐户。分仓帐户常常不是用券商的炒股软件登陆,而是用第三方交易软件。

一些盗窃性质的配资平台通过虚拟盘,对接到交易软件上,和配资用户进行对赌。“用户炒股输的钱,直接到了配资平台的手上。用户做的所有交易操作,都没有对接到券商以及交易所,不属于真正的股票交易。”一位券商工作人员介绍。

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

业内人士介绍股票融资融券和场外配资血本无归,为了躲避监管,虚拟盘网站的特征是网址大多由纯数字构成,服务器置于境外。

一位散户告诉记者,大多数场外配资的交易不能在期货公司官网在线进行,而是通过下载软件,“有的虚拟盘软件在下载笔记本版时,杀毒软件可能会有报病毒提示”。另外一名曾因配资遭受财产损失的投资者告诉记者,很多配资平台的交易帐户须要由投资者和配资公司共同把握,账户的安全性也得不到保障。

某券商营业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投资者可以要求配资平台提供股票交易交割单,通过核实交易时间、交易数目以及下单的价钱等,能够辨别是否是实盘交易。

此外,“HOMS”交易系统在访谈中曾多次被参与场外配资的投资人提到。

一家软件下载网站上介绍,HOMS钱江版是一款专为金融人士提供的股票交易软件,集单向买卖、埋单交易、债券回购、债券逆回购等多种功能于一身,帮助用户快速实现委托下单,轻松玩转股票。

这个被多个配资平台青睐的HOMS交易系统是哪些?据业内人士介绍,恒生HOMS系统最受关注的功能即为“分仓”功能,通过分仓,可以将同一个期货帐户下的资金分配成若干独立小单元进行单独的交易、核算。有的配资公司通过与券商合作,母帐户采用恒生HOMS系统直接与券商联接,子帐户分给个人操作,约定融资的年月息。

恒生网路研制的HOMS系统于2012年5月即将运行。早在2016年11月,证监会就曾向恒生网络下发处罚决定书。

证监会彼时表示,恒生网路明知从事配资业务顾客的经营方法,仍向不具有经营期货业务资质的顾客销售该系统,提供相关服务并获取利润。截至2015年7月31日,恒生网路与149个从事配资业务的顾客签署合同,按照证券交易量的一定比列(万分之零点五到一点五),非法获取收入1.1亿元。证监会决定没收恒生网路违规所得1.1亿元,并处以3.3亿元罚金。

记者注意到,4月3日,恒生电子就媒体所做的配资相关报导发布申明,恒生电子表示,目前恒生电子及控股子公司均未研制、销售任何配资软件;恒生电子将继续遵循“拥抱监管,稳妥创新”的宗旨,为金融机构提供合法合规的产品和服务。

上述业内人士觉得,HOMS系统的分仓业务本身的存在并非违规或违法,但HOMS系统为非法的配资平台提供了一片“沃土”。

监管高压

业内提醒:场外配资违规且维权成本高

事实上,对于场外配资的监管未曾放松。

证监会在4月16日的答记者问中表示,高度关注资本市场场外配资情况,坚定不移地严打违规违法的场外配资行为。

此前在2月25日,针对市场反映“场外配资有所抬头”问题,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证监会密切关注,指导有关方面依法加大对交易的全过程监管。各期货公司要严格执行经纪业务及融资融券顾客适当性管理,加强异常交易监控,认真做好技术系统安全防护。同时,也希望广大投资者理智投资,防范投资风险。

2月27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坚持精准施策,精准做好股票质押、债券毁约、私募基金、场外配资和地方各种交易场所等重点领域风险的防范化解处置工作。”

广州、浙江等多地证监局也曾举行大会指出防范场外配资风险。

“哪怕所谓正规、实盘交易、没有跑路的配资平台,也不倡导投资者在其前面进行配资”,券商工作人员张颖(化名)告诉记者。

张颖表示,“配资机构并非从事证券经纪业务的合法机构,没有内控、风控和外部监督,因而游离在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与个人投资者风险承受力显著不匹配,投资者应自觉远离。”

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进一步表示,一旦发生纠纷,维权成本会非常昂贵,案件审理和执行的时间就会太长,投资者的权益无法得到法律的保障。

新京报记者 张思源 程维妙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