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森生物“贱卖”上海泽润,投资人怒吼:你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 A+
所属分类:在线配资平台

炒股票的上市公司

摄影:谢欣

记者 | 谢欣

编辑 | 许悦

一则资产转让公告后,持有沃森生物的投资机构们“炸了”。

“你们把我们这种炒股票的当傻蛋吗?你瞧瞧万泰生物值多少钱,你居然卖得这么低!你们这些人不相信因果报应吗?”

炒股票的上市公司_公司贷款炒股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

“你们对二级市场股东有没有基本尊重?”

“如果大家问心无愧的话,应该先复牌?”

“建议上市公司可以考虑更换管理层。”

这些激烈的发言都来自12月5日沃森生物股权出售投资人电话会议,众多愤怒的机构投资者们所指责的核心点在于沃森生物为什么“贱卖”上海泽润,甚至有投资者表示将向证监会进行举报。

炒股票的上市公司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_公司贷款炒股

据悉,已有投资人向云南省证监局进行了举报。

此前在12月4日晚,沃森生物公司称,12月3日,公司召开第四届董事会第十六次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签订上海泽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股权出售及注资合同的提案》,公司拟向徐州韵泽、永修观由出售所持有的子公司上海泽润32.60%的股权,股权出售价款合计为11.41亿元。同时,淄博韵泽拟以1.1亿元向北京泽润注资以认缴北京泽润新增注册资本人民币2865万元。

转让完成后,沃森生物所持厦门泽润股权增加至28.5%,上海泽润不再为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

上海泽润创立于2003年,2013年后成为沃森生物控股子公司。上海泽润主要从事新型重组疫苗的开发,主要包括二价和九价HPV疫苗,重组肠道病毒71型(EV71)病毒样颗粒卡介苗等。根据沃森生物此前公告,上海泽润二价HPV卡介苗于4月完成了Ⅲ期临床研究炒股票的上市公司,申请新药生产的药品注册申请于6月获得受理。此外其九价HPV卡介苗也已启动临床试验。

炒股票的上市公司_公司贷款炒股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

机构们觉得,相比于目前蓝筹股万泰生物(拥有惟一一个国产二价HPV卡介苗批件)将近800亿的市值,沃森生物这次转让广州泽润股权时对应的北京泽润市值仅35亿元,是名副其实的“贱卖”资产,何况是在北京泽润二价HPV卡介苗早已报产,有望获准的关口上。

而沃森生物则在电话会中进行了解释,公司董事长李云春解释称,本次是上市公司主动转让广州泽润股份,考虑到以前广州泽润的二价、九价HPV卡介苗在国产中进度均在第一梯队,但如今二价已落后于万泰生物,九价进度也出现掉队,整体进度不及预期且市场竞争激烈配资网站,沃森生物未来希望给北京泽润更大的发展空间,同时公司希望把更多精力投入到艾博生物的mRNA卡介苗(mRNA卡介苗新冠卡介苗与mRNA带状疱疹卡介苗)上去。

据西南证券8月24日的研报,目前国外二价HPV卡介苗渗透率低,仅为0.26%,市场发展空间较大。沃森生物二价HPV卡介苗于2020年6月申请报产,预计2021年上市。目前国外二价HPV卡介苗市场由万泰生物和GSK抢占,其中万泰生物的二价HPV卡介苗采用2针接种法,沃森生物也完成了两针法临床试验,未来也将获准两针法接种程序,而GSK公司仍采用3针接种法,考虑到GSK的二价HPV卡介苗价钱较高,接种程序相较复杂,预计公司HPV疫苗将具有较好的竞争优势。

而投资人似乎对李云春的说法并不买账。

炒股票的上市公司_公司贷款炒股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

有投资者在电话会议中指责称,既然看好艾博生物,那么上市公司为何未参与艾博生物近来的新一轮融资,并且既然希望给北京泽润更大的发展空间,沃森生物的平台显然没有问题,那么是不是可以上市公司管理层的能力问题?

对此李云春则回应:“你可以指责我的能力,但不能指责我的人品。”

不过配资炒股,从过往销售来看,随着默沙东的四价、九价HPV卡介苗上市,即便是进口的GSK二价HPV卡介苗在国外也确实是销售不佳,上海泽润的二价HPV卡介苗未来能在市场上有多少销售表现也是未知数炒股票的上市公司,而万泰生物主要的产值则来源于其体外确诊业务,考虑到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存在市值差,沃森生物本次转让广州泽润究竟算不算“贱卖”大概也是无法说得清了。

但对二级市场投资者来说,沃森生物自此便少了一个“HPV疫苗”的火热概念,究竟是不是转卖,真的重要吗?

公司贷款炒股_公司炒股要交税吗_炒股票的上市公司

本次北京泽润的接盘方则主要是淄博韵泽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永修观由昭德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两家,股权穿透后可发觉两家公司背后的重要股东均为国外另一著名上市公司泰格医药。而上海泽润原有股东中还包括高瓴资本以及危机中的信中利。也由内人士剖析觉得,沃森生物此时出让股权或是在为上海泽润的独立上市铺路。

而从另一个层面上看,这次转让股权也可称得上是沃森生物上市六年来借机投并购“讲故事”后有一个个舍弃、退出的“黑历史”中的最新一集。

2010年沃森生物上市后手握大量现金,其后的4年里开始趁势投并购,2012年跨界竞购血制品公司河北大安,2013年竞购北京润泽和嘉和生物,进入单抗药研制领域,同年还竞购多家下游卡介苗流通、代理企业,此时的沃森生物堪称是聚齐13价脑炎卡介苗、HPV疫苗、PD-1单抗等多个热门概念。

但公然竞购的后果首先是资金紧张,沃森生物从2014年其从“买买买”转向“卖卖卖”,2014年卖掉了四川大安的控制权,2016年旗下子公司直接涉及山东疫苗事件,暴雷摊销巨额坏账同时也直接造成整个卡介苗流通领域的大变局,同年公司彻底退出血制品与卡介苗流通,2018年出让嘉和生物股权。

多个激进的投资随即又出手,沃森生物曾经的种种概念最终也只有自有的13价脑炎卡介苗最终走到了产品上市,而转让广州泽润后接下来的主要故事应当便是艾博生物的mRNA卡介苗了。

值得一提的是,嘉和生物去年在美股成功IPO,不知投资人们看见明日的北京泽润是否也回想起了两年前的嘉和生物?不过沃森生物与嘉和生物的故事也相当复杂,其中还涉入出一系列的举报,问询等问题。

而对于外界的种种疑惑,界面新闻记者12月6日寻问沃森生物董秘张荔,但并未获其回复。今年遭到新冠疫情影响,沃森生物估值曾一度高达1500亿元,那么现今问题来到了二级市场投资者一边,既然沃森虐我千万遍,他们能够待沃森如初恋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