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外配资大退潮 “刀尖舞者”夺路狂奔

  • A+
所属分类:在线配资

图集

近期多只个股在没有显著利好的情况下,快速连续涨停,正是因为场外配资收紧,长期盘踞于那些股票的杠杆大户资金难以为继不得不夺路而逃。

以HOMS配资系统在2015年股市急剧波动以后被喊停为标志,一度登堂入室的场外配资再次转到地下,依靠人情、关系等运转。然而,在监管缩紧、实时监控趋严以及个股挣钱效应趋弱等多方面诱因作用下,场外配资产业链正经历2015年以后又一次涨潮期。这个一度畸形繁荣的“生态系统”就好似丧失水源的小池塘,正在迈向干渴。

近期多只个股在没有显著利好的情况下,快速连续涨停,正是因为场外配资收紧,长期盘踞于那些股票的杠杆大户资金难以为继不得不夺路而逃。在监管的高压之下,券商、基金子公司等中介机构也步入风声鹤唳状态,去通道、去夹层、去嵌套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之中。就连当初一本万利的配资公司也出现了破产关掉潮。

配资交易模式骤然变化

失去HOMS系统以后,场外配资再次回到以人际约定作为风控基础的时代。

有意思的是,随着监管强化、市场赚钱效应减小,配资总体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配资双方的操作细节也出现显著变化。

在2016年,市场中仍有大量投资客对杠杆资金偏爱有加,不少人力图利用高杠杆实现“一把翻身”,因此通过配资公司等方式进行场外配资的现象仍较火热。

同时配资公司在渠道受限的情况下,也急需找寻新的资金需求方。一家小型券商营业部投顾向记者表示,当时“每天都能接到配资公司打到营业部的数十个电话,都是想使营业部帮忙介绍配资客户,不胜其烦。”

当时常见的做法是,在配资双方协商确定具体利率、杠杆率后,由资金出资方直接把钱转回需求方的资金帐户上。同时,为了保证资金安全,需求方须要将资金帐户密码交由出资方,由出资方更改后管理。而需求方在获得资金后,只能自行保留交易密码进行交易操作。

一位不愿具名的营业部人士向记者介绍,如果配资的出资方是配资公司,其与当地小型券商营业部关系普遍都较为密切。一旦该营业部有顾客采用上述方法进行配资,配资公司还会统一使营业部“盯紧”上述资金帐户,不能使顾客以忘掉密码等理由来重置及更改密码。

然而在线配资交易,近一段时间来上述现象早已出现了显著变化。

“1:2、1:5之类的配资现在仍可以做。”华东地区一位从事配资行业的人士告诉记者。“但总体很难做,主要是资金出贷方和需求方都显著降低了。”他表示,现在业务普遍靠熟人、朋友介绍,而且只有真正对自己操作有信心的顾客就会选择进行高杠杆配资。

此外,在操作细节上,配资资金的流动方向也截然相反。上述人士介绍,目前普遍的做法是,在确定具体配资比例后,资金出贷方将资金打到自己的帐户,同时需求方需将本息全部转至上述帐户,并在该帐户上进行股票交易操作。由于该帐户属于出贷方直接持有,其资金安全可以得到很大保障。此外,类似于券商融资业务,双方还约定筹建预警线、平仓线等指标,来确保市场或个股出现极端情况时资金出贷方的本息安全。

配资公司:业务冷清出路窄小

资金到底逗留在出资方帐户还是操盘手帐户,这看似技术层面的改变透漏出配资公司心态的变化。

记者了解到,目前部份配资公司正在艰辛求生存。“2015年最开心的时侯,就是建行又给开伞了,每把伞规模高达数亿元,配资出去意味着收益滚滚而至。但公司今年以来再次转到巨亏状态,更要命的是,监管缩紧使公司员工觉得前途渺茫,大家纷纷辞职,士气十分消沉。”曾为某互联网金融公司高管的刘总告诉记者。

在深圳中心区的高端写字楼内,也有不少小贷公司破产关掉,甚至出现卷款逃亡的行为。向先生等一批投资者今年4月底发觉自己所使用的配资账户未能登入,等她们赶赴配资公司时,却发觉配资公司已经关掉了配资公司,无奈只得报案。据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披露,小贷公司数量的峰值是在2015年9月,此后连续四个季度递减,目前全省小贷公司可能有三分之一处于歇业、半歇业状态,三分之一小贷公司处于勉强维持状态。

某券商营业部负责人告诉记者,自证监会追查场外配资并对相关机构进行处罚以后,以其所在营业部为例,以券商为中介机构的配资业务便不敢再尝试了。“现在常常有小贷公司来问有没有顾客须要配资,但我们不会再做中介进行撮合了。不能做,也不敢做。就现今的市场环境,连做两融的顾客和资金量也变少了。”

高杠杆投资者夺路而逃

另一方面,曾经热衷使用高杠杆资金的操盘手也正逐步被洗出市场。

最近华北私募圈内人都在为老范而惋惜,这位以前家产数亿的大户早已输到精光。今年1月,他曾通过抵押手中的物管融了一笔资金“续命”,但4月再次走到平仓线附近,此时老范根本没法找到足够的低吸资金,不得不忍痛砍仓。

老范在涉足股市之前,曾是一家四线地产商的小股东,2015年他怀揣数千万元杀入股市,由于天生胆大外加触觉敏锐,利用杠杆很快在股市里赚到数亿元,并躲过了2015年夏季的巨震。旗开得胜促使老范信心爆棚,他在2016年初再次通过放大杠杆的形式杀入某上市公司,但因为市场风格快速转换,老范拉抬股价的做法并没有吸引到跟风盘,却让自己的仓位越来越重,并步步接近平仓线。今年1月,老范通过质押物管的形式再次融入部份资金,换来一次喘息机会,但在今年4月,老范彻底向市场投降了。

自2015年中期起,股市进行了一轮深度去杠杆,但习惯了使用杠杆的资金并不会轻易就范。在股市走势反弹以后,尤其2016年初,部分资金再次利用杠杆杀入小估值股票尤其是壳资源类个股。这类资金背负着沉重的成本压力,年化月息高达百分之十左右,也决定了其一定是冲着暴利和快钱来的。但在监管从严和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市场风险偏好快速增长,这部份资金拉抬股价的手法失效,在这种个股中越陷越深,部分大户在不知不觉中甚至成了个别个股的实际控制人。

今年以来,监管部门统一协调监管,金融去杠杆脚步推进,特别是4月份资金面随之紧张,成为拖垮部份杠杆大户的最后一根稻草,老范们不得不夺路而逃。其间,多只个股出现闪崩走势,在没有任何利好消息之时,突然出现两到三个跌停板,闪崩的背后恰是个别常年盘踞的大户们认亏出局。

以印纪传媒、亚振家居等个股为例,前者在4月13日尾盘开盘后15分钟内被撞至涨停,并在此后两个交易日一字涨停,三个交易日内下跌超过27%;后者则在4月17日起的5个交易日内4天涨停,短短一周内股价涨去四成。

其中,亚振家居在4月17日至19日的成交数据显示,来自上海、温州的三家营业部成为卖出主力,占上述三个交易日卖出金额比列超过10%。而在此后的4月21日、24日,公司股价打开一字涨停,多家坐落广州、杭州、温州等地的营业部席位密集卖出,导致其间公司股票成交金额快速降低。

彼时市场人士普遍觉得,资金这么不计成本地出逃其实不符合通常交易规律,很可能是因为部份投资人在资金使用上出现特殊须要所致。上交所也在4月15日强调,近期发觉一批存在异常交易现象的帐户地域特点显著。经剖析发觉,账户主要集中于广东湛江等地,并有向其他地区扩散的趋势。

一位牛散界资深人士感慨:“在错误的方向上加杠杆是致命的,加杠杆操纵股价的结果是所有人把筹码扔给你,你不能承受筹码之重,必将被压垮。”

券商:主动收缩通道业务

除了以配资公司为主导的场外配资,券商经纪业务系统此前也常常通过股票质押、定向资管等金融产品为大估值顾客提供大杠杆配资,但近日券商步入严格自查阶段,主动缩紧了上述业务战线。

“我手里近来有一单资管业务计划报到总部被卡住了,这单业务杠杆比列是1.5倍,劣后资金来自契约型基金。”深圳某券商营业部资深投顾大于说,近期券商资管等通道业务步入严格自查阶段,现在只有依照资管新政来更改这单业务才可能通过核查,压缩杠杆比列到1倍,且去除契约型基金的嵌套在线配资交易,直接穿透到实际投资人。

深圳某券商营业部负责人表示,在伞形信托被喊停后,大估值顾客仍然可以通过单一结构化产品进行杠杆融资,这些顾客的融资起点起码在一千万元在线股票配资,银行资金可以对其提供1倍杠杆的融资,融资资金走信托通道。“在实践中,客户资金可能原本就是加过杠杆的,导致杠杆比列超出资管有关规定的底线,合规风险似乎很大的。我们对这块业务也进行了缩紧。”

在2015年中期的配资清理过程中,作为诸多场外配资公司和伞形信托所使用的风控系统如恒生HOMS系统等被关掉,私募等机构须要将业务插口与券商直接对接,券商的PB业务迅速做大。所谓的PB业务,是指向私募等机构顾客提供的集中托管清算、后台营运、研究支持、杠杆融资、证券拆借、资金募集等一站式综合服务金融的合称。

但PB帐户存在被钻空子者当成场外配资账户的可能性。业内人士觉得,PB帐户之下可以分设不同的角色,如基金总监、交易员、风控、复核等,这些不同的角色被赋于不同的权力,从而保证帐户的安全。比如作为资金融入方的配资个人可以行使交易员权限,在帐户中进行股票买卖,而配资方也即资金融出方可以使用风控的权限,在帐户抵达平仓线时行使平仓权力,保障资金的安全。

“因为PB帐户从功能上可以实现配资所须要的多方监管,存在被人钻空子的风险。PB帐户也是近日券商自查的重点,我们希望通过严格自查来去除可能存在的合规隐患。”某券商经纪业务部门负责人说。

+1

在线配资交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